1. 特性
    1. 生物学特征
    2. 图片库
  2. 主要情况
    1. 历史背景
    2. 主要生产国
    3. 生境和生物学
  3. 生产
    1. 生产周期
    2. 生产系统
    3. 病害和控制措施
  4. 统计
    1. 产量统计
    2. 市场和贸易
  1. 状况和趋势
    1. 主要问题
      1. 负责任水产养殖实践
    2. 参考文献
      1. 相关链接
    特性


    Catla catla  Hamilton, 1822 [Cyprinidae]
    FAO Names:  En - Catla,   Fr - Catla,  Es - Catla
       
    生物学特征
    鱼体短而深,略侧扁,其深度大于头部长度;头很大,深度超过头长度的一半;身体由很大的圆鳞覆盖,头部无鳞;吻部短小、圆形;眼大而外凸,可从头外看到;嘴较宽并向外突出,超过下颌;无上唇,下唇很厚;无触须;下颌结合处有一活动关节,无突起;鳃耙细长;三行咽齿排列为5.3.2/2.3.5;背鳍略前于腹鳍,有14至16个分枝鳍条,为非骨质鳍条;臀鳍较短;胸鳍很长,延伸至腹鳍;尾鳍分叉;侧线有40至43个鳞片。背部和侧部呈灰色,下部为银白色;鳍微黑。
    图片库

    喀拉鲃

    主要情况
    历史背景
    喀拉鲃是印度北部、印度平原和毗邻的巴基斯坦、孟加拉国、尼泊尔和缅甸江河流域所特有的鱼种;后来被引入印度的几乎所有河川系统、水库和养殖塘。由于该品种在河流生态系统繁殖,因此鱼种随时可得,从而帮助这些国家在河流系统的周边区域兴办水产养殖业。喀拉鲃的自然分布似乎取决于温度而不是经纬度。最低可耐受温度为~14 °C。在传统上,印度东部各邦对喀拉鲃进行池塘养殖,该做法只是到了二十世纪下半叶才流传至印度的其他邦。喀拉鲃所具有的较高生长率和与他主要鲤科鱼类的适应性,特殊的水面摄食的习性以及消费者的喜爱等都使得它在印度、孟加拉国、缅甸、老挝、巴基斯坦和泰国等地渔民的鲤鱼混养系统中越来越受欢迎。在1950年代之前,在河流中进行鱼种采集是养殖的唯一来源。1957年对该品种进行诱变育种获得成功,随后确保了种子供应,对于印度和东南亚国家其他国家所开展这类混养是一次革命。这一品中还被引入其他地区,其中包括斯里兰卡、以色列、日本和毛里求斯。目前在混养系统中,喀拉鲃已经成为不可缺少的鱼种,无论是同南亚野鲮 (Labeo rohita) 和印度鲮 (Cirrhinus mrigala), 构成的三种鱼类混养,还是另外添加了鲤鱼 (Cyprinus carpio), 草鱼 (Ctenopharyngodon idellus) 和鲢鱼 (Hypophthalmichthys molitrix) 的六种鱼的混养。
    主要生产国
    喀拉鲃的主要生产国(粮农组织渔业统计,2006年)
    生境和生物学
    喀拉鲃属于广温性鱼类,在25-32 °C水温下生长最佳。

    鱼卵开始沉于水底,逐渐漂浮。早期幼体浮于水面和水面下,而且趋光性很强。幼体在孵化后三天开始摄食,而其卵黄囊继续存在。随着不断长大,鳃耙和腮丝的数目也不断增加,从而帮助它们控制所摄食物。

    鱼苗在水中摄食,主要食用如轮虫和水蚤等浮游动物。成鱼只在水面和水的中层摄食;它们亦喜爱觅食浮游动物,主要是甲壳类动物、轮虫、昆虫和原生动物,以及大量的藻类和植物材料。

    喀拉鲃在第二年达到成熟,在季风期开始向上游移动产卵,雄鱼和雌鱼在上游的浅滩区域聚集并繁殖。产卵季节正值印度东北部和孟加拉国5月和8月,以及印度北部和巴基斯坦6月到9月的西南季风期。其产卵力通常从10万到20万/公斤体重不等,取决于鱼的长度和重量。所产的鱼子由水流带到下游,被那里的鱼子收集者捕获。

    由于需要有河流环境,在池塘中无法进行自然繁殖,即便是该鱼种已经成熟,因此需要激素催产。在印度三种主要鱼种中,喀拉鲃是最难繁殖的,因为它需要严格的环境条件进行产卵。在正常条件下,喀拉鲃在第一年长到1-1.2公斤,而南亚野鲮和印度鲮则分别为700-800克和600-700克。它需要两年的时间达到性成熟。
    生产
    生产周期

    生产周期

    生产系统
    作为仅次于南亚野鲮的第二大鱼类(印度鲮列第三),在印度的主要鲤鱼混养系统中,喀拉鲃被用作水面摄食者。在南亚野鲮、印度鲮、鲤鱼、草鱼和鲢鱼的六种鱼类混养系统中,喀拉鲃与鲢鱼共享在池塘上层的摄食区。在印度三种鱼混养系统中,喀拉鲃的放养比例通常为30-35%,而在六种鱼混养中,它的比例为15-20%。作为印度主要鲤鱼生产区,安得拉邦的Koleru湖区采用两个品种的商业性鲤鱼混养系统,其中喀拉鲃的放养比例占总数的20-30%,其他为南亚野鲮。在孟加拉国,尽管三种印度主要鲤科鱼类被作为混养的主要成分,但也放养了其他品种,如鲢鱼、草鱼、鲤鱼、橙鳍野鲮 (Labeo calbasu), 罗非鱼 (Oreochromis mossambicusO. niloticus) 以及几种次要鲤鱼品种。在缅甸和尼泊尔的鲤鱼混养系统中还使用了另一中国品种鳙 (Hypophthalmichthys nobilis).
    苗种供应 
    对喀拉鲃采用催产方法可以满足向所有养殖该鱼种的国家提供几乎全部鱼种的需要,尽管河流收集仍然是某些较小区域的鱼种来源。与其它两种鱼类相比,通过垂体注射对喀拉鲃进行催产的效果不佳。鉴于繁殖情况不利,加上产卵期相对较短,导致孵化场养殖鱼苗的产量不足,常常无法满足一些区域养殖者的全部需要。虽然自开发催产技术以来最常用的做法是使用鲤鱼脑垂体提取物作为催产剂,但是最近几年还成功地采用纯化的鲑鱼促性腺激素和多巴胺拮抗剂制作的商业性合成配方,如Ovaprim(高效亲鱼催产剂)、Ovatide(新型排卵剂)和Wova-FH等。当使用垂体提取物时,对雌鱼进行每公斤体重2-3毫克的刺激性注射,六小时之后进行第二次每公斤5-8毫克的注射;当对雌鱼进行第二次注射时,对雄性进行一次性注射,剂量为每公斤2-3毫克。如果采用合成配方,应进行一次性注射,剂量为每公斤体重0.4-0.5毫升(雌性)或每公斤体重0.2-0.3毫克(雄性)。

    尽管多年来尝试采用了各种类型的孵化系统,但中国的循环式孵化场被证明是最有效的种子生产系统。以雌雄比例为1:1的重量比(1:2的数量比)放养的亲鱼进行适当催产剂的注射并释放到水深在1.5米的育种池中。在8-12小时后采集受精卵,并将它们转移到孵化池,在那里保持64-72小时以进一步孵化。孵化池的规格和数量根据产量需要和育种池的规格而不尽相同。一般来讲,雌性亲鱼可生产10-12万卵子/kg。鱼种培育通常涉及两个阶段,即培育鱼苗所需15-20天的育苗期,之后是2-3个月的鱼种生产期。
    育苗 
    三天大的幼鱼长约6 mm,在0.02-0.1公顷的小型土质育苗池中饲养15-20天,养至20-25 mm的鱼苗。在某些地区,砖砌的或混凝土池塘也被用作育苗设施。在只放养喀拉鲃的系统中,土池的放养密度为300-1 000万尾/公顷,而混凝土池则为1 000-2 000万尾/公顷。在许多情况下,由于没有足够的池塘来分别进行放养,养殖者常采用同时放养多种鲤科鱼类的做法。育苗池放养前的准备工作应当包括清除水草和肉食性鱼类,之后撒石灰并使用有机肥和无机肥进行育肥。在放养前通过施用皂油乳剂或通过重复性撒网来清除水生昆虫。稻糠和油饼混合粉是常用的补充饲料。成活率在30-40%之间。然而,管理不利往往导致育苗的成活率不高。缺乏商业性饲料迫使养殖者使用传统的麸糠油饼混合物,它也是制约鱼苗生长和存活的另一个因素。喀拉鲃在育苗池的存活率通常低于南亚野鲮和印度鲮。
    鱼种养殖 
    育苗场培育的20-25mm的鱼苗在面积为0.05-0.2公顷的土池中继续养殖2-3个月,直至鱼种达到80-100 mm (6-10 g)。在这里,喀拉鲃被与南亚野鲮和印度鲮以20-30万尾鱼苗/公顷的混合密度进行养殖。池塘施肥的标准做法是采用有机和无机肥料,并将传统的稻糠和油饼混合物作为补充饲料;然而,施用量和形式则根据养殖密度和池塘本身生产力的不同而有所差别。在这类鱼种培育系统中,总体成活率在60-70%之间。
    养成技术 
    喀拉鲃在水面取食,而且深受消费者的喜爱。在所有养殖该品种的国家,包括印度、孟加拉国、巴基斯坦、尼泊尔、老挝和缅甸,它已成为鲤鱼混养系统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它是三种主要印度鲤科鱼类中生长最快的。在鲤鱼混养系统中,养成阶段的标准化作法包括使用化学品或植物衍生物来进行敌害和杂鱼的防治;以混合密度为4 000-10 000/公顷的鱼种进行放养;采用诸如牛粪或鸡粪等有机肥料和无机肥进行池塘施肥;将稻糠/麦糠和油饼混合物作为补充饲料;鱼类健康监测和水质管理。各国在采用这类做法方面情况不同,主要取决于资源供应和养殖者的经济状况。通常,养成阶段为一年,在此期间喀拉鲃可生长到大约1.0 g。在安得拉邦Koleru湖地区这一印度商业性鲤鱼养殖活动的中心,生产水域的面积超过10万公顷,长成阶段延长到18个月。在该地区,生长缓慢的幼鱼(即在拥挤条件下养殖超过一年的和规格在150-300 g 的鱼种)被用作放养材料。喀拉鲃的平均收获规格是1.5-2.0 kg。在鲤鱼混养系统中,产量通常保持在3-5吨/公顷/年的水平上,其中喀拉鲃占整个生物量的约20-30%。

    大多数鲤鱼孵化场/育苗场为成鱼放养提供的鱼苗/鱼种主要为混合品种,其中喀拉鲃的比例非常低;其原因是该品种繁殖情况不利以及育苗阶段存活率相对较低。缺少或没有适当规格的鱼种是另一个重要的制约因素,迫使养殖者放养小个鱼苗,导致成活率较低。商业饲料和配料的高昂价格往往限制农民进行适当水平的饲喂,从而影响了产量。

    在印度西孟加拉邦总计4 000多公顷的面积中,喀拉鲃还是以废料为饲料的鲤鱼养殖系统的主要组成部分。在这种包括对重量超过300 g鱼的多次放养和多次收获的养殖方法中,初步处理的废料被作为主要投入物提供给鱼塘。即使没有补充饲料,该系统每年每公顷的产量也可以达到2-3吨;如果使用补充饲料,产量可以增加到每年每公顷4-5吨。
    捕捞技术 
    消费者通常选择1-2公斤的大个喀拉鲃。因此养殖者通常等到养殖最后阶段才收获这一品种,而不在中期收获。在那些采用多次放养和多次收获方法的水体中,一般在养殖6-7个月之后开始收获较大规格(500 g以上)的鱼,而较小的鱼则被放回池塘继续生长。手工拖网通常是收获鲤鱼最常用渔具。市场规格的鱼一般是通过重复性下网进行收获的。撒网通常用来在小型和后院池塘进行部分收获。
    处理和加工 
    喀拉鲃大多以鲜鱼形式在当地市场出售。在收获量可观的大型商业化养殖场,用水将鱼充分洗净后,以1:1 的比例与碎冰一起放入长方形塑料箱中(其尺寸通常为60 cm x 40 cm x 23 cm)。使用保温货车长途运输这种冰冻包装的鱼品是诸如印度等国家普遍的做法,有时道路运输喀拉鲃的距离甚至超过3 000公里。目前几乎没有任何生产国从事这种鱼的收获后加工和增值。
    生产成本 
    一般来讲,鲤鱼是一种廉价鱼类,生产者获得的市场价格每公斤不到1美元;因此,除了人工成本之外,要尽量将主要投入物,如鱼种、肥料和补充饲料保持在最低水平。在鲤科鱼类混养系统种,补充饲料占整个投入成本的一半以上;为此,正确的饲料管理对于提高利润来说是至关重要的。在粗放养殖系统中,要达到每公顷2-3吨的目标产量水平,生产成本大约为每公斤0.30美元,而如果目标产量为每公顷4-8吨,那么半集约化养殖的成本则增加到每公斤0.5-0.6美元。
    病害和控制措施
    在某些情况下,抗生素和其它药物被用于治疗,但是将它们列入本表并不意味着粮农组织推荐使用。

    疾病致病因子类型综合病症措施
    眼病液化气单胞菌Aeromonas liquefaciens细菌侵染眼睛、视神经和大脑 ;眼角膜形成脉管,变模糊;随后眼球化脓,导致死亡先后用0.1 ppm KMnO4和300 ppm的生石灰对池塘进行处理
    溃疡气单胞菌属、假单胞菌属。Aeromonas spp.; Pseudomonas spp.细菌溃疡;凸眼症;腹胀消毁被严重侵染的鱼;用浓度为0.5 ppm的KMnO4 对池塘进行消毒;持续施用药物饲料[饲料中加入磺胺嘧啶 (100 mg/kg) 或土霉素 (75-80 mg/kg)] 10-12天
    柱状病柱状溶胞菌Flavobacterium columnaris细菌 鼓起的白色斑块,通常伴有周边区域发红,导致身体出现出血点 用浓度为500 ppm的KMnO4 进行浸泡治疗
    水肿气单胞菌属Aeromonas sp.细菌体表鳞片向外张开似松球、发炎、溃疡、凸眼症、腹胀用浓度为1 ppm的KMnO4 对池塘进行消毒;用浓度为5 ppm的KMnO4 进行2分钟的浸泡治疗
    水霉病水霉Saprolegnia parasitica真菌身体上长出棉絮状霉毛,并渗透到肌肉组织、肌肉腐烂 用3-4%的NaCl 浸洗;用KMnO4 (160 mg/litre) 浸洗5天;用孔雀绿(1-2 mg/litre) 浸洗30分钟至1小时
    鳃霉病(烂鳃)穿移鳃霉Branchiomyces demigrans真菌真菌通过鳃血管向外生长并引起周边组织坏死;体色消退为黄褐色;腮组织脱落在受侵染的池塘中加入生石灰 (50-100 kg/ha);若受侵染程度有限,可用3-5%的NaCl浸洗5-10分钟;或用KMnO4 溶液 浸洗5-10分钟;
    小瓜虫病多子小瓜虫Ichthyophthirius multifilis寄生虫(原虫) 皮肤、鳍条和厣被白色孢子所覆盖;病鱼不断在基质上摩擦连续7-10天,每天用1:5000的福尔马林溶液或2% 的NaCl浸泡1小时;按照200 kg/公顷,用生石灰对池塘进行消毒
    车轮虫病车轮虫Trichodina reticulata; T. negre寄生虫(原虫) 寄生虫侵染皮肤和鳃区用2-3%的NaCl或4 ppm的 KMnO4浸洗5-10分钟;25 ppm的福尔马林处理受侵染的池塘
    鱼鳃白斑病碘泡虫Thenohanellus catlae;Myxobolus bengalensis; M. catlae; M. hosadurgensis 寄生虫(原虫) 衰弱;消瘦;后部边缘鳞片竖起;鳞片脱落、穿孔;色细胞死亡 减少密度;饲料中添加酵母(1 g/kg);用2-3% 的NaCl bath 浸洗
    指环虫病和三代虫病指环虫、三代虫Dactylogyrus spp.; Gyrodactylus spp.寄生虫(单殖吸虫) 鳃、鳍和皮肤受侵染;粘性分泌物增加使用3-5%的NaCl浸泡5-10分钟;或用100 ppm的福尔马林浸洗;用25 ppm 的福尔马林或 4 ppm的KMnO4对池塘进行处理
    黑点病或复口吸虫病复口吸虫Diplostomum pigmentata寄生虫(单殖吸虫)寄主体内由囊蚴引起的黑色小结;侵染眼睛并导致失明 清除池塘中软体动物种群
    鲺病Argulus sp.寄生虫(甲壳动物)可用肉眼看到的,附着在鱼头和鳍条上的寄生虫;慢性病例可发现出血点 排干受鲺病严重侵染的池塘;用5 ppm 的KMnO4; 进行短时间浸泡;每周分三次用'Butox' (35 ml/ha-m) 进行处理
    动物流行性溃疡综合症嗜水气单胞菌、气单胞菌、丝囊霉Aeromonas hydrophila; A. sorbia; Aphanomyces invadans细菌和真菌皮肤出现大块红色或灰色浅层溃疡;真菌覆盖至更深层的肌肉系统;严重的皮炎和溃疡病灶使用浓度为200 kg/ha生石灰,或0.1 ppm 的CIFAX(一种印度配方的CIFA)


    可提供病理学专业知识的单位

    以下是几个可以提供专业技术知识的单位:
    • 印度淡水养殖中央研究所。
    • 印度孟买渔业教育中央研究所。
    • 印度门格洛尔渔业学院。
    统计
    产量统计
     
    喀拉鲃的养殖产量于1999年达到近60.8万吨的最高水平。印度是迄今喀拉鲃的最大生产国,但是孟加拉国也是主要生产国。其他一些国家不按品种分类的生产数据是妨碍对喀拉鲃实际养殖产量进行评估的主要制约因素。
    市场和贸易
    喀拉鲃主要作为鲜活产品在当地市场出售,并经常使用冰块运到附近城里的市场。该产品还被用装有冰块的保温车从生产地点运到甚至2 000-3 000公里以外的缺鱼地区。1-2公斤的中等规格的鱼最受欢迎,因为该品种的肉质较粗,所以个头月大味道越差。喀拉鲃和南亚野鲮可以获得同样的市场价格,通常比印度鲮的价格高出10-20%。当地产的鲜鱼要比冷藏鱼的售价高1.5倍。此外,鲜鱼的市场价值比冷藏鱼的价值提高两倍以上。政府基本上没有对这类产品的国内销售系统进行管控,因此市场价格主要受供求情况的影响。除了为运输目的使用冰块,收获后加工基本不存在。
    状况和趋势
    促进印度主要鲤科鱼类养殖状况的若干因素:
    • 诱变育种和苗种生产的改进,摆脱了对自然河流鱼种采集方式的依赖。
    • 改良的养成技术。
    • 饲喂和卫生管理得改善。
    另一方面,虽然对印度鲮、南亚野鲮、喀拉鲃、草鱼和鲤鱼之间进行了属间杂交试验,但是杂交品种并未显示出任何超过亲本种群的遗传优势。

    其他因素已经导致出现问题。集约化的养殖方法、无管制使用投入物和农民缺乏科学知识等因素都导致了病害的增加。然而,在卫生管理方面持续不断的努力促进了治疗学的发展,从而有助于养殖领域走出这一困境。

    印度已经制定了一项战略计划,即通过提高生产力和面积,使淡水养殖产量翻番。鉴于喀拉鲃在鲤鱼混养系统中的重要地位,估计到2015年印度这一品种的产量将会大幅度增加。孟加拉国预计也将提高喀拉鲃的养殖产量。印度主要鲤科鱼类的高增长潜力已经吸引了东南亚和中东一些热带国家的注意力。

    预计将影响印度主要鲤科鱼类养殖业进一步增长的其他因素包括:
    • 选择性育种。
    • 有机鱼类养殖。
    • 向东南亚和中东国家的出口。
    • 加工和增值产品的开发。
    由于缺乏适当和统一的数据收集机制,官方产量数字往往不能反映真实的情况。对于制定战略发展计划而言,生产统计数据库的不足是一个严重的制约因素。一些国家现有的信息显示出鲤鱼的总体生产情况,而不是各个鱼种的具体情况。因此,统一的数据库开发准则将在很大程度上帮助对实际产量和未来计划的制定进行评估。
    主要问题
    一般来讲,鲤鱼是在封闭的系统中养殖,通常包括食草性品种。在该类系统中,有机材料是主要投入物来源,因此也是一种环境友好的做法。此外,就生境选择和摄食习惯来讲,喀拉鲃对混养系统的适应性很好。但是农民在追求增加单位面积收入方面的倾向导致大量使用可能有害于环境的肥料、蛋白质饲料和化学品。在混养系统中喀拉鲃已经具有适应其他鲤科鱼类的能力。然而,一些地区已经发现喀拉鲃繁殖反应低下的特点,加上在育苗阶段它与南亚野鲮和印度鲮相比较差的存活率有时会导致鱼种供应不足。

    负责任水产养殖实践
    作为一个低投入系统,人们尚未将鲤鱼养殖视为对环境的一个威胁。然而,近年来为提高产量而不断加强的集约化养殖已经导致化肥、饲料、治疗物、药物、化学品等的使用量不断加大,令人担忧。因此,采用这类做法的国家有必要制定准则并实行严格管理措施来促进正确利用上述危险投入物。应当采纳粮农组织《负责任渔业行为守则》第九条中规定的原则。
    参考文献
    书目 
    Ayyappan, S. & Jena, J.N. 2001. Sustainable freshwater aquaculture in India. In: T. J. Pandian (ed.), Sustainable Indian Fisheries, pp. 83-133. National Academy of Agricultural Sciences, New Delhi, India.
    Ayyappan, S. & Jena, J.K. 2003. Grow-out production of carps in India. Journal of Applied Aquaculture, 13:251-282.
    Basavaraju, Y. & Varghese, T.J. 1980. A comparative study of growth rate of rohu - mrigal and mrigal - rohu hybrids and their parental species. Mysore Journal of Agricultural Sciences, 14(3):388-395.
    Choudhury, S.N. 1995. Shrimp and carp aquaculture and the environment. In: Bangladesh Study Report. Regional Study and Workshop on Aquaculture Sustainability and the Environment. Manila, Asian Development Bank & Bangkok, Network of Aquaculture Centres in Asia-Pacific. [Draft report]
    CIFA. 2004. Annual Report Central Institute of Freshwater Aquaculture. Bhubaneswar.CIFA. 99 pp.
    Gopakumar, K., Ayyappan, S., Jena, J.K., Sahoo, S.K., Sarkar, S.K., Satapathy, B.B. & Nayak, P.K. 1999. National Freshwater Aquaculture Development Plan.CIFA, Bhubaneswar, India, 75 pp.
    Gupta, S.D., Rath, S.C., Dasgupta, S.D. & Tripathi, S.D. 1995. A first report on quadruple spawning of Catla catla (Ham.). Veterinarski Arhiv, 65(5):143-148.
    Hayat, M. 1995. Shrimp and carp aquaculture and the environment. Pakistan Study Report. In: Regional Study and Workshop on Aquaculture Sustainability and the Environment. Manila, Asian Development Bank and Bangkok, Network of Aquaculture Centres in Asia-Pacific. [Draft report]
    Jayaram, K.C. 1981. The Freshwater Fishes of India, Pakistan, Bangladesh, Burma and Sri Lanka. Handbook of Zoological Survey of India, Volume 2. Calcutta, India. 475 pp.
    Jena, J.K., Aravindakshan, P.K., Chandra, S., Muduli, H.K. & Ayyappan, S. 1998a. Comparative evaluation of growth and survival of Indian major carps and exotic carps in raising fingerlings. Journal of Aquaculture in the Tropics, 13:143-150.
    Jena, J.K., Aravindakshan, P.K. & Singh, W.J. 1998b. Nursery rearing of Indian major carp fry under different stocking densities. Indian Journal of Fisheries, 45(2): 163-168.
    Jhingran, V.G. 1968. Synopsis of Biological Data on Rohu, Cirrhinus mrigala (Hamilton, 1822). FAO Fisheries Synopsis No. 32, FAO, Rome, Italy.
    Jhingran, V.G. 1991. Fish and Fisheries of India. Hindustan Publishing Corporation (India), Delhi, India. 727 pp.
    Khoke, U.C. 1995. Shrimp and carp aquaculture and the environment. Myanmar Study Report. In: Regional Study and Workshop on Aquaculture sustainability and the Environment. Manila, Asian Development Bank & Bangkok, Network of Aquaculture Centres in Asia-Pacific. [Draft report]
    Pathak, S.C. & Palanisamy, K. 1995. Shrimp and carp aquaculture and the environment. India Study Report. In: Regional Study and Workshop on Aquaculture sustainability and the Environment. Manila, Asian Development Bank & Bangkok, Network of Aquaculture Centres in Asia-Pacific. [Draft report]
    Ramakrishna, R., Shipton, T.A., Hasan, M.R.2013. Feeding and feed management of Indian major carps in Andhra Pradesh, India. FAO Fisheries and Aquaculture Technical Paper No. 578. Rome, FAO. 90 pp.
    Singh, D.M. 1995. Shrimp and carp aquaculture and the environment. Nepal Study Report. In: Regional Study and Workshop on Aquaculture sustainability and the Environment. Manila, Asian Development Bank & Bangkok, Network of Aquaculture Centres in Asia-Pacific. [Draft report]
    Somalingam, J., Maheshwari, U.K. & Langer, R.K. 1990. Mass production of intergeneric hybrid catla (Catla catla x Labeo rohita) and its growth in ponds, small and large reservoirs of Madhya Pradesh. In: P. Keshavanath & K.V. Radhakrishnan (eds.), Proceedings of the workshop on carp seed production technology, pp. 49-52. Asian Fishery Society Indian Branch, Mangalore, India.
    Talwar, P.K. & Jhingran, A.G. 1991. Inland Fishes of India and Adjacent Countries. Volume 1. Oxford and IBH Publishing Co. Pvt. Ltd., New Delhi, India. 541 pp.
    相关链接
     
    Powered by FIG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