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著人民是保护野生动物和农村生计的关键

当地社区需要获得支持以减缓人与野生动物之间的冲突

201733日,罗马 - 粮农组织在今天举行的世界野生动物日活动上表示,积极促进土著人民和地方社区参与野生动物养护对于维持生物多样性和确保可持续农村生计至关重要。

粮农组织指出,世界在维护全球生物多样性领域面临着迫切挑战,需要赋予土著人民以权能,在国际社会的帮助下,在国家一级采取行动。

“土著人民和当地社区文化涉及野生动物的管理。他们无法想象其脱离了大自然的生活,因此他们非常注重可持续利用资源,”粮农组织林业政策及资源司司长埃娃•米勒(Eva Müller)说。“赋予土著人民权能并利用他们的知识和长期规划技能,这对于确保人类和野生动物今后的生存具有重大意义。

粮农组织新一期林业季刊《育林杂志》强调了人类与野生动物之间的关系。该出版物由野生动物可持续管理合作伙伴关系(CPW)- 14个国际组织和秘书处,包括粮农组织 - 联合编制。

该出版物通过不同国家的若干案例研究,说明土著人民如何能够在确保其最大生计利益的同时,保护野生动物,前提是他们在其住区拥有自主决策的权利。

例如,在肯尼亚山北部地区的“Il Lakipiak Maasai”(“野生动物保护人”)拥有并经营着该国唯一一个社区所有的犀牛保护区。这些土著居民设法减轻了该地区人类与干旱期间寻找水源、猎物和牧场而入侵的野生动物之间的冲突。他们的方法是减少灌木砍伐以确保当地为野生动物提供更充裕的饲料。通过这种保护战略,土著居民证明了,在与野生动物和谐共处的同时,他们还支持了自身的牧区生活和文化。

探索人类与野生动物互利共生的途径

该出版物指出,一些野生动物物种可能给作物和畜牧系统造成重大损害,威胁到人们的粮食安全、人身安全和福祉。在极端情况下,野生动物物种,如大象和鳄鱼的攻击可能导致人类受伤和死亡。

人类与野生动物之间的冲突日益频繁和严重,特别是在非洲,其原因是对以前荒地和无人区土地的竞争日趋激烈。这通常是由于人口增长,对自然资源需求增加和获取土地的压力不断加大,例如运输路线、农业和工业的拓展。

该出版物更加具体地阐述并强调,在中部和南部非洲,野生动物与人类将继续共享景观和资源,如果不采取行动,冲突或将恶化。

为此,粮农组织、法国国际发展农业研究中心和其他合作伙伴已经开发了首个人类 - 野生动物冲突工具箱,帮助加蓬克里斯特尔山国家公园里的一个当地社区。

这一地区的当地农民尤感沮丧的是,诸如蔗鼠、罗恩羚羊、南非野猪和大象等动物摧毁了他们的全部作物,进而威胁他们的生计。与此同时,法律禁止这些农民采取行动,猎捕受保护的动物,无论是为了获得肉品或保护他们的作物。

该工具包提供的解决方案包括在种植园周围设立围栏来阻止动物进入,点火或制造噪音来恐吓动物,以及设立警卫,以便在晚上监视种植园 - 这些措施相对容易实施且成本低廉。

战利品狩猎可使农村穷人和野生动物受益

该出版物还论及有争议的战利品狩猎问题,认为如果管理得当,它可以在支持农村地区保护和穷人生计方面发挥积极作用。这份出版物认为,全面禁止战利品狩猎可能会对土著人口和环境造成有害影响,需要采取一种更细致的方法。

在许多情况下,战利品狩猎与食物狩猎相互重叠。例如,许多猎鹿者可能会猎捕具有较大鹿角的鹿作为战利品,但如果找不到这些猎物,他们会猎捕其它他动物。

此外,土地所有者从狩猎中获得的利益可以使野生动物成为有吸引力的土地利用选择,鼓励他们保持和恢复野生动物栖息地和种群,并开展反偷猎活动。

例如,在塔吉克斯坦的帕米尔斯,允许开展野羊战利品狩猎的地区显示出受威胁的雪豹密度高于附近不允许进行战利品狩猎的地区。这可能是由于较高的猎物密度和减少了偷猎。

人们对某些狩猎活动的合法性、可持续性和伦理的担忧是不无道理的,而且战利品狩猎对地方社区生计和野生动物的贡献在不同背景下和不同地区是有很大差别的。

在某些情况下,可能会有能够替代战利品狩猎的其他可行方案,可为野生动物和人类带来同样的好处,但确定和实施这些方案需要有国家政府、私营部门和社区参的与接触,该出版物总结道。

Photo: ©FAO/Ami Vitale
土著人民的文化传统上涉及野生动物的良好管理。肯尼亚纳罗克的马赛牧民抱着一只怀孕的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