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EWS - 全球粮食和农业信息及预警系统

需要外部粮食援助的国家

处于危机需要外部粮食援助的国家通常缺乏应对所出现的严峻粮食不安全问题的资源。下列清单包括粮食供应量不足、大范围获取渠道缺乏或局部严重问题等方面的危机。GIEWS每年更新这一清单四次

2021年9月
  (总计: 44 个国家)
粮食不安全的性质
主要原因
与上次报告相比的变化情况
冲突、人口流离失所
  • 根据最新的粮食安全阶段综合分类(IPC)分析,2021年4-8月的青黄不接时节,估计有230万人处于严重粮食不安全境地(IPC第3级(危机)或以上级别),原因是国内动荡局势严峻。约有140万人处于内部流离失所状态,或在邻国避难。

 

雨季少雨
  • 据估计,2021年8-10月期间,约有210万人处于严重粮食不安全境地,原因是2021年3-5月的“长雨季”降雨不足,导致庄稼和牲畜减产,受影响地区主要集中在北部和东部牧区、农牧兼作区和边缘农业区。
雨季少雨、国内动荡
  • 由于2021年4-6月“Gu”雨季降雨不足,严重影响了庄稼和牲畜产量,以及自2021年年初起,国内动荡加剧,2021年7-9月期间,估计约有220万人处于严重粮食不安全境地(IPC第3级(危机)和第4级(紧急)级别)。
极端天气
  • 据估计,2021年6-9月期间,严重粮食不安全人口约为104万,主要原因是坦噶尼喀湖水位上升,以及鲁济济河河水漫出河岸,导致布琼布拉乡村省(Bujumbura Rural)、布琼布拉城市省(Bujumbura Mairie)、鲁蒙盖省(Rumonge)和马康巴省(Makamba)约4万人流离失所,生计受损。
国内动荡
  • 根据最近一次“Cadre Harmonisé”(CH)分析,2021年6-8月期间,估计约有180万人处于CH第3级(危机)或以上级别,原因是湖区和提贝斯提区动荡不断,持续扰乱生计活动,并造成人口流离失所。
  • 乍得湖地区的动荡局势造成约40万人流离失所。此外,该国还收容了52万名受冲突影响的难民,难民主要来自中非共和国、尼日利亚和苏丹。
国内持续动荡
  • 根据2021年3月的IPC分析,2021年8-12月,估计约有2620万人处于严重粮食不安全境地,原因是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影响地方经济,以及东部省份持续动荡,导致人口流离失所。2021年5月6日,该国宣布对东部的北基伍和伊图利省实行封锁,目前“封城令”仍未解除。
洪灾
  • 据估计,2021年1-8月期间,严重粮食不安全人口约为19.4万,主要原因是洪灾和塌方造成生计损失,加之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对社会和经济造成了影响,导致脆弱家庭生计受损。
宏观经济形势艰难致使民众更易陷入粮食不安全境地
粮价高企、洪灾、沙漠蝗灾害、提格里州动荡
  • 2021年7-9月期间,在提格里州、阿姆哈拉州、奥罗米亚州和南方各族州(SNNP)的西部和中部缺粮地区,估计约有740万人处于严重粮食不安全境地。尤其需要关注提格里州,由于2020年11月爆发冲突,该州生计受损,预计约有40 万人处于IPC第5级(灾难)级别。
国内冲突
  • 根据最近一次CH分析,2021年6-8月期间,估计有约228万人需要人道主义援助,原因是不安全事件增加,导致农业和市场活动大面积中断,减少了家庭的生计机会。
  • 国内冲突导致迪发省、塔瓦省和蒂拉贝里省约28.3万人流离失所。此外,该国收容了25万名难民,难民主要来自尼日利亚和马里。
北部地区冲突持续
  • 根据最近一次CH分析,2021年6-8月期间,估计约有1282万人需要人道主义援助,原因是冲突加剧导致更多人口流离失所,尤其是北部地区。由于国内动荡和自然灾害,北部地区内部流离失所者估计超过290万。人道主义援助无法到达的地区面临的粮食不安全形势最为严峻。近期,暴雨引发洪灾,进一步导致援助无法到达受灾地区。
经济衰退、国内动荡、洪灾和长期冲突的持续影响
  • 虽然人道主义援助没有间断,但由于粮食供应不足、经济衰退、粮价高企,以及2020年大面积洪灾的持续影响,仍有大量人口处于粮食不安全境地。据估计,2021年4-7月期间,约有720万人(约占总人口的60%)处于严重粮食不安全境地。
  • 尤其需要关注琼莱州、北加扎勒河和瓦拉卜州,和相邻的皮博尔行政区(Pibor Administrative Area)。据估计,这些地区60-85%的人口处于严重粮食不安全境地,其中10.8万人处于IPC第5级(灾难)级别。
粮价高企、经济衰退
  • 据估计,2022年1-3月期间,需要人道主义援助的人口约为300万,主要原因是粮价居高不下,以及经济衰退导致收入减少,粮食获取受限。然而,由于农业产量走高,家庭供应增加,该数据较2021年同期下降。
北部局势动荡
  • 根据最近一次CH分析,2021年6-8月期间,估计约有287万人处于粮食不安全境地,需要人道主义援助。在中北大区和萨赫勒地区,国内动荡继续导致人口流离失所,粮食安全状况进一步恶化。
  • 约142万人流离失所,以及约2.25万名难民(主要来自马里)仍滞留在萨赫勒地区。
国内动荡、人口流离失所
  • 根据2021年3月CH分析,2021年6-8月期间,估计约有190万人处于严重粮食不安全境地(CH第3级(危机)或以上级别)。主要原因是冲突、社会政治动荡,以及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对经济造成冲击。
  • 处于严重粮食不安全境地的人口中,约42% 生活在西北和西南地区。截至2021年8 月,该国的内部流离失所者人数超100 万。

 

难民涌入
  • 该国收容了2.1万名来自中非共和国的难民,以及2.86万名来自刚果民主共和国的难民。收容社区面临粮食短缺问题,且生计机会有限,难民的粮食安全保障基本依赖于持续的人道主义援助。
经济衰退、收入减少
  • 据估计,2021年4-9  月期间,粮食不安全人口为20.9 万,低于1‑3 月期间的34.7  万,原因是2021年的收成高于平均水平。然而,由于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对经济造成影响等原因,家庭获取粮食的能力继续受限。
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导致收入减少
  • 据估计,2021年6-8月期间,约有68.3万人需要粮食援助,主要原因是疫情导致获取粮食能力受限。此外,约有6000名难民(主要来自科特迪瓦和塞拉利昂)滞留在该国。
经济衰退、收入减少
  • 据估计,2022年1-3月的青黄不接时节,处于粮食不安全境地的人口约为31.2万,比2021年的预估数减少近一半。情况改善的主要原因是2021年国内谷物收成好转,家庭谷物供应增加。然而,2021年经济复苏缓慢,家庭收入继续受到不利影响,粮食获取能力因而受限。
粮价高企、经济衰退
  • 根据最近一次CH分析,2021年6-8月期间,估计约有94万人处于CH第3级(危机)或以上级别,原因是粮食通胀率高企,以及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对经济产生负面影响。该国还收容了约8200名难民,需要援助。
国内动荡、经济和政治不稳定、粮价高企
  • 据《2021年人道主义需求概览》估计,需要人道主义援助的总人数为130万(占人口的23%),其中70万人需要粮食援助。需要人道主义援助的人口中,半数是内部流离失所者,或在该国居住或过境的移民。
南部地区干旱、收入机会有限
  • 在南部和东南部地区,估计有114万人处于粮食不安全境地,需要紧急人道主义援助。该数字预计将在2021年10月至2022年3月期间增长至130万。
  • 造成粮食不安全的主要原因是2021年严重干旱导致农业减产,加之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引发经济衰退,收入因而减少。
经济衰退、收入减少

据估计,处于粮食不安全境地的人口约为110万,且该数字预计将在2021年10月至2022年3月期间增长至150万。然而,粮食不安全人口数远低于2021年1-3月期间的预估数。当时预计有260万人需要人道主义援助。情况好转的主要原因是2021年谷物丰收,一定程度上缓解了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影响。

国内动荡
  • 根据最近一次CH分析,2021年6-8月期间,估计约有131万人处于CH第3级(危机)或以上级别,原因是冲突升级继续导致人口流离失所,加之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和天气事件的影响。
  • 中部和北部地区有约28.8万名内部流离失所者。此外,该国收容了约4.7万名难民。
局部地区减产、收入减少
  • 根据最近一次CH分析,2021年6-8月期间,估计约有45.7万人需要人道主义援助,原因是局部地区谷物和牲畜减产,以及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对经济造成影响,收入减少。
  • 约有7.26万名难民(主要来自马里)需要人道主义援助。
局部地区主粮减产,北部地区动荡
  • 据估计,需要人道主义援助的人口达170万,且援助至少持续至2021年9月。德尔加杜角省的重度粮食不安全状况最为严重,约22.7万人处于IPC第4级(紧急)级别,原因是冲突导致生计受损,以及降雨不足造成2021年谷物减产。
经济衰退、收入减少
  • 2021年的粮食安全状况较之去年将有所改善。然而,受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影响,居民收入减少,失业增加,家庭的粮食获取能力将继续受限。
局部地区谷物减产、收入减少
  • 根据最近一次CH分析,2021年6-8月期间,估计约有49万人需要人道主义援助,低于2020年同一时期的76.6万。造成粮食不安全的主要原因是不利天气事件(洪灾)影响了谷物产量,局部地区减产,以及受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影响,大多数脆弱家庭收入减少。
  • 据估计,有1.45万名难民(主要来自毛里塔尼亚)需要人道主义援助。
粮价高企
  • 据估计,2021年6-8月期间,严重粮食不安全人口约为176万,原因是粮价高企以及购买力下降,导致家庭获取粮食的能力严重受限。
冲突、国内动荡、粮价飞涨
  • 据估计,2021年6-9月期间,严重粮食不安全人口约为980万,原因是洪水导致2020年全年生计受损,粮价飙升,以及部落间的冲突。
极端天气
  • 据估计,2021年8月至2022年1月期间,卡拉莫贾区约有18.8万人(占人口的16%)处于严重粮食不安全境地,主要原因是雨季接连不断,且降雨不稳定,影响了庄稼和牲畜的产量。
  • 该国难民营中安置的南苏丹难民人数约为93.2万、刚果民主共和国难民约43.6万,他们都需要依靠人道主义援助。
局部地区主粮减产
  • 据估计,2020年5-9月期间,约有50万人需要紧急援助,主要集中在曼雅拉东北部和乞力马扎罗地区以及多多马中部和辛吉达地区。长期干旱影响了这些地区2019年的收成,导致谷物大幅减产。
收入减少、局部地区谷物减产
  • 据估计,2021年10月至2022年2月期间,需要人道主义援助的人数约为158万,而2020/21同一时期,处于粮食不安全境地的人数约为200万。粮食安全情况好转的主要原因是2021年农作物大丰收。然而,由于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导致家庭的粮食获取能力受限,加之局部地区作物减产,今年粮食安全状况无法进一步改善。

 

国内冲突、经济危机
  • 根据一项全国粮食安全评估估计,2020年约有1240万人(占总人口的60%)处于粮食不安全境地,比2019年底多出540万,主要原因是生计机会有限,以及经济迅速恶化。
  • 虽然国际社会持续给予一些粮食援助,但叙利亚难民还是增加了邻国收容社区的压力。
粮食消费水平低下,膳食多样性欠缺,经济衰退
  • 很大一部分人口的粮食消费水平低下,且极度欠缺膳食多样性。
  • 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在全球范围产生影响,对其造成了经济制约,民众更易陷入粮食不安全境地。
  • 据估计,10/11月,家庭将可采购2021年主季收成,粮食安全状况将暂时得到改善。

 

金融和经济危机
  • 据联合国西亚经济社会委员会2021年9月作出的估计,考虑收入,以及民众获取医疗、教育和公共事业的能力,2021年82%的黎巴嫩公民处于多维贫困中,高于2019年的42%。
冲突、贫困、洪灾、居高不下的粮食和燃料价格
  • 据估计,2021年1-6 月期间,粮食不安全人口(IPC第3级(危机)或以上级别)将增加近300万,达到1620 万人。其中,预计1100 万人处于IPC第3级(危机)级别,500 万人处于IPC第4级(紧急)级别,而处于IPC第5级(灾难)级别的人数将增长至4.7 万。
国内冲突、人口流离失所、经济衰退
  • 据估计,2021年3-5月期间,约有1090万人处于IPC第3级(危机)级别和IPC第4级(紧急)级别,占总分析人口的1/3。根据IPC分析,2021年6-11月期间,处于IPC第3级(危机)或以上级别的人数将下降至950万。然而,由于该分析于2021年8月外国军队撤军前完成,情况可能会恶化。
经济制约、难民涌入
  • 由于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导致收入减少,粮食不安全局势以及贫困状况日益严峻。
  • 根据联合国难民署(UNHCR)的最新数字(2021年7月),约有87万名来自缅甸的罗兴亚难民在孟加拉国避难,难民主要集中在考克斯巴扎地区。
国内冲突、低油价、经济衰退
  • 根据《2021年人道主义需求概览》,410万人需要人道主义援助,其中240万人需要紧急人道主义救援。据估计,约有43.5万人处于严重粮食不安全境地,73.1万人易受粮食不安全的影响。
冲突、政治不稳定、经济制约
  • 2021年2月1日,缅甸军方接管政权,引发政治危机,导致该国各地的紧张局势和动荡加剧,更多人口流离失所。根据联合国难民署的最新数字(2021年7月),军方接管政权后,新增流离失所人数达20万,而截至2020年12月,该国已有37万内部流离失所者。大多数内部流离失所者滞留在若开邦、钦邦、克钦邦、克伦邦和掸邦。当前不确定的政治局势可能进一步加剧脆弱家庭和居住在该国的罗兴亚流离失所者的艰难处境。
  • 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导致收入减少,影响了脆弱家庭的粮食安全状况。
人口流离失所、经济制约、主粮价格高企
  • 该国收容了近140万在册和约60万不在册阿富汗难民。这些人口大多需要人道主义援助,并使难民收容社区本已有限的资源变得更为紧张。随着塔利班接管阿富汗,该数字可能会大幅上升,给收容社区本已艰难的粮食安全状况带来额外压力。
  • 由于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对经济造成影响,收入机会减少,贫困状况日益严峻。
  • 2021年8月,绝大多数市场的面粉(该国主粮)价格处于高位,导致粮食获取能力受限。
严重经济危机
  • 据估计,来自该国的难民和移民总数为560万,其中大部分涌入哥伦比亚(170 万)、秘鲁(100 万)和智利(45.7 万)。难民和移民的人道主义需求巨大。据报道,移民的粮食不安全状况恶化,原因是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导致收容国家的收入机会减少。由于收容国家的经济复苏预计比较缓慢,移民的生计恢复程度可能十分有限。
  • 根据委内瑞拉难民和移民机构间协调平台(R4V)的消息,2021年需要粮食援助的委内瑞拉难民和移民(包括过境和临时)人数估计为326 万。
农业减产、社会政治动荡、自然灾害
  • 据估计,2021年3-6月期间,约440万人将陷入重度粮食不安全境地,需要紧急粮食援助。造成该国陷入高度粮食不安全境地的原因是2018−2020年谷物产量低下,粮食价格走高,加之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导致收入减少,以及社会政治动荡。8月,南部地区遭受7.2级地震和热带风暴袭击,生产性资产和基础设施被摧毁,造成储粮损失,受影响家庭的生计进一步恶化。据估计,2021年9月至2022年2月期间,南部地区处于重度粮食不安全境地的人数将从93.2万增长至98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