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EWS - 全球粮食和农业信息及预警系统

需要外部粮食援助的国家

处于危机需要外部粮食援助的国家通常缺乏应对所出现的严峻粮食不安全问题的资源。下列清单包括粮食供应量不足、大范围获取渠道缺乏或局部严重问题等方面的危机。GIEWS每年更新这一清单四次

2023年11月
  (总计: 46 个国家)
粮食不安全的性质
主要原因
与上次报告相比的变化情况
冲突、粮价高企、极端天气
  • 根据最新的粮食安全阶段综合分类(IPC)分析,2023年4-8月期间,估计有240万人处于严重粮食不安全境地(IPC第3级“危机”或以上级别),其中,约62.2万人处于IPC第4级“紧急”级别。原因是冲突,国内动荡,以及洪灾和干旱影响了农业生产。
  • 截至2023年8月,国内动荡和武装暴力已导致该国的内部流离失所者人数达48.9万。
极端天气
  • 据估计,2023年10月至2024年1月期间,约150万人处于重度粮食不安全境地,原因是2020年年底至2023年年初期间,旷日持久的严重干旱影响了农业生产。受影响地区主要集中在北部和东部牧区、农牧兼作区和边缘农业区。
天气干旱,国内动荡
  • 据估计,2023年10-12月期间,约430万人处于重度粮食不安全境地,原因是2020年年底至2023年年初期间,连续几个雨季降雨不足,以及自2021年年初起,冲突加剧。
极端天气、粮价高企
  • 据估计,2023年6-9月期间,约120万人处于重度粮食不安全境地(IPC第3级“危机”级别)。该数据与去年同期持平,但相较于2022年,今年没有人处于IPC第4级“紧急”级别。主要原因是2022年年底,北部地区持续受洪灾影响,以及受国家货币贬值等因素影响,粮价高企。
国内动荡、粮价高企、苏丹冲突、难民涌入
  • 根据最新的Cadre Harmonisé(CH)分析,在2023年6-8月的青黄不接时期,约230万人处于重度粮食不安全境地,其中,近21.8万人处于CH第4级“紧急”级别。
  • 造成重度粮食不安全的原因是湖区和提贝斯提区动荡不断,目前湖区收容了约25.5万内部流离失所者。东部地区的粮食安全状况尤为令人担忧,原因是自2023年4月中旬以来,逃离苏丹的42万难民中的大部分定居在该地区,导致当地的粮食库存和生计压力日益增加。此外,关闭与苏丹的边境导致贸易遭受冲击,也造成了粮食不安全局势。
  • 截至2023年10月中旬,该国收容了103万名难民。
冲突
  • 根据2023年9月的IPC分析,2023年7-12月期间,处于重度粮食不安全境地的人口估计达2340万。原因是东北部省份的冲突加剧等因素导致收割工作无法完成,未来数月的粮食供应量可能将减少。
  • 截至2023年8月,冲突导致北基伍省、南基伍省以及伊图里省共580万人流离失所。
天气不佳、粮价高企
  • 据估计,2023年3-6月期间,约25万人处于重度粮食不安全境地(IPC第3级“危机”或以上级别),主要原因是2020年年底至2023年年初期间,该国长期遭遇严重干旱,以及粮价高企。
宏观经济形势艰难致使民众更易陷入粮食不安全境地
南部地区天气干旱、提格里州冲突、粮价高企
  • 根据《2023年人道主义应对计划》的官方预测,约2010万人处于重度粮食不安全境地,主要原因是2020年年底至2023年年初期间,南部地区长期遭遇干旱,2020年至2022年期间,提格里州爆发冲突,以及粮价高企。
极端天气、粮价高企
  • 根据最新的IPC分析,2023年10月至2024年3月期间,440万人处于重度粮食不安全境地(IPC第3级“危机”或以上级别),较2022/23年同期上涨15%。
  • 粮食不安全状况加剧的主要原因是飓风“弗雷迪”侵袭该国(尤其是南部地区),加之粮价高企,包括玉米价格创历史最高纪录。
粮价高企
  • 根据最新的CH分析,在2023年6-8月的青黄不接时期,超47.2万人需要人道主义援助,其中,处于CH第4级“紧急”级别的人口约2.8万。粮食安全形势较去年有所改善,主要原因是2022年谷物产量大幅上涨。
  • 粮价高企继续限制了脆弱家庭的粮食获取能力。
  • 截至2023年9月,该国收容了11万多名难民和寻求避难者,主要来自马里。
冲突、政治动荡、粮价高企
  • 根据2023年3月的CH分析,在2023年6-8月的青黄不接时期,约328万人处于重度粮食不安全境地,其中,处于CH第4级“紧急”级别的人口超15万。
  • 重度粮食不安全状况加剧的原因是军事接管后,该国面临制裁,导致粮食价格急剧上涨,受冲突影响地区的家庭无法获得足够的人道主义援助,而这些地区收入机会本就有限。
  • 截至2023年9月,该国收容了超32.5万难民和寻求避难者,难民主要来自尼日利亚和马里。
北部地区冲突、宏观经济危机、粮价高企
  • 据估计,在2023年6-8月的青黄不接时期,约2490万人处于重度粮食不安全境地,其中,约114万人处于CH第4级“紧急”级别。今年的重度粮食不安全人口数高于去年(1945万)。然而,人数增加的主要原因是CH分析覆盖了更多地区。
  • 造成重度粮食不安全的主要原因是北部各州动荡和冲突,加之农业活动中断。截至2023年6月,冲突已造成约358万人流离失所。
  • 受2023年奈拉大幅贬值等因素的影响,通胀高企,脆弱家庭的粮食获取能力因此受限。
  • 截至2023年8月,该国收容了近9.4万名难民,难民主要来自喀麦隆。
经济衰退、洪灾、国内动荡
  • 虽然人道主义援助没有间断,但仍有大量人口处于粮食不安全境地,原因是农业生产停滞导致通胀严重以及粮食供应不足,连续多年爆发大面积洪灾,以及自2020年以来有组织暴力事件升级。根据最新数据,在2023年4-7月的青黄不接时期,约776万人(接近总人口的2/3)处于重度粮食不安全境地。
  • 尤其需要关注琼莱州的阿科博(Akobo)、皮吉(Canal/Pigi)和范加克(Fangak)县,以及团结州的里尔(Leer)和马耶迪特(Mayendit)县的家庭。据估计,这些地区约4.3万人口将处于IPC第5级“灾难”级别。
粮价高企、局部地区作物减产
  • 据估计,约350万人需要人道主义援助,且这一情况至少持续至2024年3月。
  • 造成重度粮食不安全状况的主要原因是粮价普遍高企,加之经济衰退造成收入减少。此外,南部和西部的局部地区减产也导致了粮食不安全状况。
冲突
  • 根据最新的CH分析,在2023年6-8月的青黄不接时期,约335万人处于重度粮食不安全境地,其中,超60.45万人处于CH第4级“紧急”级别,近42700人处于CH第5级“灾难”级别。总体而言,今年的重度粮食不安全人口数略低于2022年(估计有345万人需要人道主义援助)。然而,今年处于CH第5级“灾难”级别的人数创历史最高纪录。
  • 造成重度粮食不安全的主要原因是冲突加剧,特别是非国家武装团体使用围攻战术。动荡限制了农业活动,推高了粮食价格,同时也严重影响了人道主义援助的供应。截至2023年3月,国内动荡已导致约206万人流离失所。
  • 截至2023年6月,近3.7万名难民和寻求避难者(主要来自马里)滞留在该国。
国内动荡、粮价高企
  • 根据2023年3月的CH分析,2023年3-8月期间,约240万人处于重度粮食不安全境地(CH第3级“危机”或以上级别)。原因是冲突、社会政治动荡、粮价高企、以及洪灾导致人口流离失所,农作物被损毁。
  • 截至2023年6月,内部流离失所者人数超2300,原因是极北省(Far North Region)遭受非国家武装团体袭击。
难民涌入、洪灾
  • 截至2022年年底,该国收容了近3万名来自中非共和国的难民,以及约2.6万名来自刚果民主共和国的难民。难民主要集中在利库阿拉(Likouala)和高原(Plateaux)省。收容社区长期面临粮食短缺问题,且生计机会有限,难民的粮食安全保障基本依赖于持续的人道主义援助。
  • 2023年年初的洪灾影响了盆地(Cuvette)、利库阿拉、高原和桑加(Sangha)省的约16.5万人。
粮价高企、经济衰退
  • 根据最新的IPC分析,2023年10月至2024年3月期间,处于重度粮食不安全境地(IPC第3级“危机”或以上级别)的人口估计将同比上涨9%,达28.3万。
  • 造成粮食不安全的原因是粮价高企,以及经济增长放缓,家庭收入机会因此减少。
粮价高企
  • 据估计,在2023年6-8月的青黄不接时期,近71万人处于重度粮食不安全境地,其中,超1.2万人处于CH第4级“紧急”级别。今年的重度粮食不安全人口少于2022年的预估数(122万)。造成重度粮食不安全的主要原因是粮价高企。
  • 据估计,截至2023年8月,超2200名难民(主要来自塞拉利昂)滞留在该国。
粮价高企、经济衰退
  • 根据最新的IPC分析,2023年10月至2024年3月期间,处于重度粮食不安全境地(IPC第3级“危机”级别)的人口估计达32.5万,较去年同期略有上涨。
  • 造成粮食不安全的主要原因是粮价高企,以及经济复苏缓慢,家庭的粮食获取能力因此受限。
粮价高企、宏观经济形势严峻
  • 据估计,在2023年6-8月的青黄不接时期,超53.1万人处于重度粮食不安全境地,其中,约21500人处于CH第4级“紧急”级别。
  • 造成重度粮食不安全的原因是受国际商品价格高企,以及运输成本上涨影响,粮价高企。
  • 截至2023年8月,该国收容了约1800名难民和寻求避难者。
国内动荡、经济和政治不稳定、粮价高企、大坝受损
  • 根据《2023年人道主义需求概览》估计,2023年,约30万人(不到总人口的4%)需要人道主义援助。2023年9月,该国东部地区大坝受损导致人道主义需求上涨。
极端天气、经济复苏缓慢
  • 据估计,2024年1-3月期间,南部和东南部地区170万人将处于重度粮食不安全境地(IPC第3级“危机”或以上级别),粮食不安全状况较去年略有改善。
  • 造成重度粮食不安全状况的主要原因是2023年飓风“弗雷迪”过境,加之此前连续多年遭受气候冲击,以及贫困率居高不下。
冲突
  • 根据最新的CH分析,在2023年6-8月的青黄不接时期,约126万人处于重度粮食不安全境地,其中,近76250人处于CH第4级“紧急”级别,超2500人处于CH第5级“灾难”级别。该国首次有人口处于CH第5级“灾难”级别。然而,与2022年相比,今年的粮食不安全人口数有所下降。
  • 造成粮食不安全的主要原因是北部和中部地区受冲突影响,导致生计和市场继续遭受冲击,截至2023年4月,已造成超37.5万人流离失所。此外,人道主义援助的发放也严重受限。
  • 截至2023年9月,该国收容了约6.6万名难民,难民主要来自布基纳法索、尼日尔和毛里塔尼亚。
北部地区动荡、局部地区收成减少
  • 北部的德尔加杜角省的动荡局势继续影响生计,导致该省出现最为严重的重度粮食不安全状况。
  • 南部和中部部分地区天气条件不佳,造成局部地区作物歉收,加剧了重度粮食不安全状况。
局部地区谷物减产、粮价高企
  • 2023年10月至2024年3月期间,预计将有约69.5万人处于重度粮食不安全境地(IPC第3级“危机”或以上级别),远高于去年同期数据。
  • 造成重度粮食不安全状况恶化的主要原因是天气和价格冲击,以及经济增长疲软。
粮价高企、宏观经济形势严峻
  • 根据最新的CH分析,在2023年6-8月的青黄不接时期,约126万人处于重度粮食不安全境地,其中,超5.7万人处于CH第4级“紧急”级别。与去年相比,粮食不安全状况显著加剧。据估计,2022年,约88.1万人需要人道主义援助。
  • 造成重度粮食不安全的主要原因是宏观经济形势严峻,以及基本粮食价格高企。
  • 截至2023年8月,超1.2万名难民和寻求避难者(主要来自毛里塔尼亚)需要人道主义援助。
粮价高企、宏观经济形势严峻
  • 根据最新的CH分析,在2023年6-8月的青黄不接时期,约118万人需要人道主义援助,其中,近34500人处于CH第4级“紧急”级别。
  • 造成重度粮食不安全的主要原因是国家货币疲软等因素推高粮价,且脆弱家庭的购买力低下。
冲突、人口流离失所、粮价高企
  • 约2000万人需要紧急粮食和生计援助,原因是2023年4月中旬爆发的冲突严重破坏了生计,导致经济活动陷入瘫痪,造成已处于高位的粮价飙升,大规模人口流离失所。
极端天气、动荡、粮价高企
  • 根据在东北部农牧兼作区——卡拉莫贾区开展的最新IPC分析,2023年9月至2024年2月期间,预计将有约34.2万人处于重度粮食不安全境地(IPC第3级“危机”或以上级别)。造成重度粮食不安全的原因是天气事件的影响,作物和牲畜疾病,国内动荡,以及粮价高企。
  • 难民营中安置的南苏丹难民人数约90万、刚果民主共和国难民约50万,他们都需要依靠人道主义援助。
局部地区主粮减产、粮价高企
  • 根据最新的IPC分析,2023年3-5月期间,处于重度粮食不安全境地的人口估计达99万,其中,大陆地区的28个省以及桑给巴尔岛的粮食不安全人口分别为83.9万和15.1万。
  • 主要原因是国内作物减产,以及粮价高企。
粮价高企
  • 粮价高企,包括创历史最高纪录的玉米价格,影响了粮食获取能力,加剧了重度粮食不安全状况。据估计,处于重度粮食不安全境地的人口数接近去年的200万。
粮食消费水平低下、膳食多样性欠缺、经济衰退
  • 由于经济增长长期疲软,粮食安全状况预计将持续艰难。
经济危机
  • 根据IPC重度粮食不安全分析,2022年9-12月期间,约129万黎巴嫩居民(占常住人口的33%)和70万叙利亚难民(占黎巴嫩的叙利亚难民总数的46%)处于IPC第3级“危机”或以上级别。2023年1-4月期间,处于IPC第3级“危机”或以上级别的人数分别增加到146万黎巴嫩居民(占常住人口的38%)和80万叙利亚难民(占黎巴嫩的叙利亚难民总数的53%)。
冲突
  • 根据《2023年人道主义需求概览》,2022年5-7月期间,150万人(占总人口的28%)处于重度粮食不安全境地,需要紧急援助,其中,加沙地区120万人,约旦河西岸35.3万人。2023年10月,冲突升级,进一步增加了人道主义需求。
2023年谷物收成前景不佳、粮价高企
  • 2023年谷物收成预计将连续第二年低于前五年平均水平,主要原因是农民获取农业投入品的能力持续受限。重要食品价格走高也导致大量家庭的粮食获取能力受限。
  • 该国绝大多数家庭的粮食有保障,但一些地方仍存在零星的重度粮食不安全问题。
国内冲突、经济危机
  • 根据世界粮食计划署的粮食安全指标报告综合方法(CARI)计算,2022年8-10月期间,约1210万人(占总人口的55%)处于重度粮食不安全境地。主要原因是生计机会有限,以及经济持续恶化。
  • 虽然国际社会持续给予一些粮食援助,但叙利亚难民仍增加了邻国收容社区的压力。
冲突、洪灾、粮食和燃料价格高企
  • 据估计,2022年10-12月期间,近1700万人(占人口的53%多)处于IPC第3级“危机”或以上级别。处于IPC第4级“紧急”级别的人口(610万)以及冲突导致的内部流离失所者(430万)最令人担忧。
国内冲突、人口流离失所、经济衰退
  • 根据最新的IPC分析,2023年5-10月期间,处于IPC第3级“危机”和IPC第4级“紧急”级别的人口估计达1530万(占受分析人口的35%)。
经济制约、难民涌入
  • 受长期经济制约影响,粮食安全状况预计将持续艰难。
  • 约100万名来自缅甸的罗兴亚难民在孟加拉国避难,难民主要集中在考克斯巴扎地区。
冲突、经济制约、主要主粮价格高企、2023年农业减产
  • 旷日持久的政治危机加剧了脆弱家庭和居住在该国的罗兴亚流离失所者的艰难处境。根据联合国难民署的最新数据(2023年10月),内部流离失所者人数估计约200万。大多数内部流离失所者滞留在若开邦、钦邦、克钦邦、克伦邦和掸邦。
  • 2023年,该国主要主粮——稻米收成预计将连续第二年低于前五年平均水平,主要原因是农民获取农业投入品的能力受限,以及天气条件不佳。
  • 2023年9月,该国消费最多的稻米品种——Emata稻米的国内价格创历史最高记录,民众获取主要主粮的能力因而受限。
极端天气、经济制约、主要主粮价格高企
  • 根据最新的IPC分析,2023年11月至2024年1月期间,处于重度粮食不安全境地(IPC第3级“危机”或以上级别)的人口预计达1180万,原因是2022年的洪灾造成了长期毁灭性影响,以及国内粮价高企。
  • 2023年9月,绝大多数市场的面粉(该国主要主粮)价格接近历史最高纪录。
粮价高企、自然灾害、国内动荡
  • 2023年8月至2024年2月期间,预计将有约430万人(占受分析人口的44%)处于重度粮食不安全境地,且需要紧急粮食援助。造成严重粮食不安全的原因是经济持续衰退,国内粮食减产,粮价走高,燃料短缺,以及自然灾害频发。国内动荡局势加剧,限制了民众获取必要服务的能力,造成人口流离失所,粮食不安全状况因此加剧。
经济危机
  • 据估计,来自该国的难民和移民总数为770万,其中大部分涌入哥伦比亚(289万)、秘鲁(154万)、巴西(47.75万)、厄瓜多尔(47.49万)和智利(44.44万)。还有70万人散布在拉丁美洲及加勒比地区的其他国家,以及约120万人涌入该地区以外的国家。收容国家的食品通胀率高,加之收入机会有限,限制了委内瑞拉难民和移民获取粮食的能力,因此人道主义需求巨大。根据《2023年难民和移民需求分析》,2023年,来自委内瑞拉、需要粮食援助的难民和移民人口估计达318万,略高于2022年的316万。
冲突
  • 乌克兰仍是全球主要的粮食供应国。然而,根据《2023年人道主义需求概览》,2023年,战争预计将导致至少1760万人需要多部门人道主义援助,其中,超1100万人需要粮食安全和生计干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