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O.org

粮农组织主页 > 可持续食品价值链知识平台 > 何谓知识平台? > 可持续食品价值链词汇
可持续食品价值链知识平台

可持续食品价值链词汇

本词汇表中的定义由平台编辑委员会编制,其部分依据是公共领域中普遍使用的定义,适用时参考了粮农组织词汇FAOTERMhttp://www.fao.org/faoterm/zh/

财富积累 – 食品价值链利益相关者,包括家庭、涉农企业和政府,通过参与食品价值链积累货币或其他金融资产。

财政影响 – 在食品价值链中创造的公共资金(如税收、收费)和使用的公共资金(如补贴、推广服务)方面的净影响。

创造就业/强化生计 – 增加食品价值链中农场上和企业内雇佣劳动职位的供应量,或更普遍而言,增加家庭可用于创收的能力、资产和活动。

订单农业 – 依据购买方和农民签订的协议进行的农业生产,协议规定了某种或多种农产品的生产及销售条件。

动物福利 – 食品生产动物更广泛的福利,包括食品价值链上动物的处理、饲养、圈舍、运输和屠宰和强调避免动物遭受不必要痛苦。

动物健康 – 食品生产动物的身体健康,包括疾病的存在、风险和防治。

毒性和废物 – 食品价值链的运作(如通过废物处置)释放可能对自然环境(土壤、水、空气)中的生物体造成损害的物质的程度。

非金融服务 – 为食品价值链行为者提供的非金融性质的服务。可能是日常服务,如大田喷药、运输、储存、(收费)加工、会计、信息、通信技术和实验室检测;或战略性业务开发服务,如推广、业务技能培训、营销研究和产品设计。

分析 – 指导价值链的选择,研究其结构和绩效驱动因素。分析涵盖价值链选择、终端市场、价值链功能、渠道、技术和行为者(绘图)、治理结构、服务和投入支持提供者、业务扶持环境以及自然环境。

风险管理 – 为预测、评估、避免或应对食品价值链行为者之间的交易所带来的风险采取措施。

公共私人伙伴关系 – 公共和私人实体之间为实现可持续农业发展目标而形成的正式的伙伴关系,其预期产生的公共利益得到明确界定,投资贡献和风险共同分摊,整个伙伴关系项目周期内各阶段所有伙伴都发挥积极作用。

规划和实施 – 制定和实施可持续性三个维度(经济、社会、环境)方面改善食品价值链绩效的行动计划。

环境可持续性 – 食品价值链在不耗尽可获得的自然资源或破坏生态系统健康的条件下持续的能力。其中包括碳足迹和水足迹、毒性和废物、植物和动物健康、有害生物和杂草、能源和生物能源、生物多样性、土壤和水健康以及粮食损失和浪费。

基础设施要素 - 食品价值链中使用的、一般由公共部门提供的物质设施,如道路、港口、公共市场和存储设施、通讯网络和电网。

加工 – 将未加工的农业、畜牧业、渔业或林业产品转变成消费者可随时烹制的食品。

价值链绘图 – 绘制一幅展现和量化整条价值链的流程图,促进深入认识从生产至消费的各项功能(及相关技术)、行为者、联系和渠道等的性质、维度、动态。绘图目的是找到价值链中能最大程度地改善可持续性的节点。

价值链金融 – 在以下两个方面超出传统金融的金融:i)基于价值链上两个或更多行为者之间的关系,可以是直接的(一个行为者向另一个提供信贷),或者是间接的(一个行为者依靠与另一个行为者的销售关系从一个金融机构获得信贷);ii)具有更广泛的、更加系统和多层面金融视角的,即并非聚焦于一个特定对象群体(如农村金融)或一类金融(如小额信贷),而是包括食品价值链的所有行为者和所有融资类型。

价值链利益相关者协会 – 价值链行为者自愿结成的正式或非正式团体,如生产者组织和商品协会。

价值链提升备选方案 – 能够将食品价值链的功能提升到一个更高等级或标准的方式,如采用一项新技术、改善服务的提供或改变政策。

价值链治理 – 食品价值链行为者之间的关系和交易依据规则(正式的和非正式的)和其他要素(如市场力量、诚信、服务)加以管理和协调的过程。

监测和评价 – 系统地例行观察并记录与食品价值链提升活动的实施及其对价值链可持续性的影响有关的信息。监测和评价有四个主要目的:评估目标绩效;确保问责;提供决策资讯;促进对所涉食品价值链利益相关者的赋权。

交易成本效益 – 食品价值链中具体交易的相关成本效益,如产品或工艺要求(成本)和资源获取或市场准入(利益)。

金融服务 – 金融机构和其他组织(包括食品价值链行为者)提供的、为食品价值链争取投资和为其业务提供资金的广泛服务。

经济可持续性 – 食品价值链维持其各阶段收益性、就业(工资)、消费价值和财政影响并实现长期财富积累的能力。

可持续性 - 食品价值链在一段时间内维持其经济特性(利润、就业、税收和消费价值)、社会特性(对社会的作用)和环境特性(对自然资源的作用)的能力。

可持续性标准、认证、品牌和标签 – 与食品价值链中使用的正式规范、公约或系列要求有关的,以及与可持续性维度有关的规范要求、遵规情况核实机制和差异性营销标记。

可持续性的跨部门要素 – 涉及食品价值链中可持续性所有三个维度(经济、社会、环境)的要素,包括衡量工具、认证、标签、品牌和权衡取舍。

可持续性衡量和评估工具 – 衡量或评估食品价值链在可持续性维度(经济、社会、环境)的一个或几个方面的绩效的工具。

可持续性权衡取舍 – 在食品价值链提升过程中考虑可持续性各种维度时,(如无法同时实现两种方案,)放弃某种可取的备选方案而选择另一种可取方案。

劳动福利 – 雇佣劳动者在食品价值链中的工作条件(包括设施、环境和服务),包括收入的公正、社会保护、个人发展、社会融合、结社自由、工作场所安全和平等以及预防雇佣童工。

粮食损失和粮食浪费 – 食品价值链中供人消费的可食用食品物质的减少(损失)以及在价值链零售和消费端的减少(浪费)。

能源和生物能源 – 从物理或化学资源包括从可再生资源如太阳能、风能、地热和生物体产生的生物能源中获得的,提供给并用于食品价值链运作活动的动力。

逆转渠道 – 回收、再循环和再利用食品价值链废物流中找出的残余价值的渠道。也可包括从这些废物流中获得的副产品和子系列产品价值链。

农场/企业层面提升 – 将食品价值链中的农场或企业的业务提升到一个更高的等级或标准,如通过采用新技术、开发新产品、与新市场挂钩或整合新的业务功能。

批发和零售分配 – 粮食产品从食品价值链上的一个聚集点(如包装工厂或工厂门)转售(未经改变而出售)和供应给另一个企业(批发)或最终消费者(零售),包括将散装产品重新包装成较小混合批次、(冷藏/)储藏和运输。

贫困者包容度 – 作为农产食品或服务的供应者,作为雇佣劳动者、消费者和/或政府计划的受益者或外部效应,贫困家庭参与并受益于食品价值链开发的绝对和相对程度。

青年平等 – 给予年轻人的待遇,确保其与食品价值链中较年长的行为者有同样获取资源和参与食品价值链的权利,对其工资、收益、粮食/营养安全和健康产生公平影响。

弱势群体 – 其陷入贫困的风险并非因性别、年轻或收入(这些因素在其他分类中体现),而是因伤残、疾病、老龄、卷入战争、地理位置(流离失所、隔绝、迁徙)、宗教或种族而大于他人的人口群体。弱势群体的确定包括对这些人口因参与食品价值链而受到伤害或得到惠益的方式的考虑,以及对企业家、雇佣劳动者、消费者或政府计划受益者或外部效应的考虑。

设计和实施 – 在可持续性所有三个维度(经济、社会、环境)上提高食品价值链绩效的战略的起草和实施。包括树立愿景和制定战略、确立提升方案、实现规模影响、规划实施以及监测评价。

社会可持续性 – 食品价值链通过促进其所创价值(利润、工资、消费者利益、财政影响)的公平分配和扩大社会影响而得以持续的能力。这需要注意营销利润的分配、性别问题、青年、贫困人口、弱势群体、社区发展、健康与营养、社会文化要素、劳动福利和动物福利。

社会文化要素 – 构成食品价值链运作的社会和文化环境的组成部分,如语言、宗教、价值观、教育、企业精神、历史以及对食品生产、加工、分配、制备和消费的习惯性方法的态度。

涉农人员聚集(度) – 密切关联的食品价值链利益相关者的地理集中(度)。与其关系密切的概念包括涉农集群、农业走廊、涉农产业园区、涉农专属经济区和农业企业孵化器。

生产 – 农业、畜牧业、渔业和林业原始产品的生产。

生物多样性 – 一个生态系统中物种的数量。系指所有来源的,包括陆地、海洋和其他生态系统的生物体的变异性和生物体组成的生态复合体;以及物种内和物种间以及生态系统内的多样性。

时空因素 – 与空间(如城市-农村位置、价值链其他行为者的间隔距离、农业生态区划)和时间(如季节性、历史发展)对食品价值链的影响有关的因素。

实现规模影响 – 着力利用杠杆点(可惠及大量产品或大量价值链行为者的节点),或将较小规模上绩效良好的模型加以扩大或推广,对大部分食品价值链产生影响。

食品价值链选择 – 为支持发展而选择食品价值链,其依据是食品价值链的提升对可持续性维度(经济、社会、环境)的潜在影响。选择过程与可持续性衡量密切相关。

市场力量 – 食品价值链行为者影响各自交易(包括定价)的能力,其基础是各自的规模、财力、网络关系和信息获取,以及竞争者的存在(或潜在出现)。市场力量大可能导致剥削行为,因而一般受到管制。

收获后处理和聚集 – 作物从土壤或母体植物移除后的初始阶段为尽量减少变质而进行的处理。包括聚集成较大数量、冷却、清洁、分类、分级、包装、运输和储存。

收益性 – 食品价值链业务从财务收入与成本差额中产生利润的能力或潜力。收益性的量度包括投入资本的收益、正净现金流以及净利润与销售比率。

水健康 – 水体(海洋、河流、湖泊)的健康,包括其生物、物理和化学特性,以及食品价值链如何对此产生影响。

水足迹 – 食品价值链运作中从生产阶段提供投入物至终端市场消费为止所使用的淡水总量。

碳足迹 – 粮食产品在食品价值链中从生产阶段提供投入物到终端市场消费为止,直接或间接产生的温室气体总排放量净值,以二氧化碳当量吨表示。

提供投入物和服务支持 – 向食品价值链上的农场和企业提供实际投入物或服务(包括金融服务)的组织的性质和绩效。

体制要素 – 食品价值链各利益相关方在其生产、交换、分销活动中需要遵守的,对其他人的行动给予一定预期和保证的政治、社会、业务和法律“游戏规则”。包括规章、法律、政策、习俗和其他社会性规则,以及私营部门规则如自愿准则。

同业发展 – 提高同业成员一起采取集体行动为共同的问题找到解决办法的能力。

投入物供应 – 向食品价值链行为者提供物质投入如种子或包装材料。

投入物和服务支持提升 – 强化食品价值链中实际投入物、金融服务或非金融服务的供应,将其提高到一个更高的等级或标准。

土壤健康 – 土壤作为一种重要生物体系在生态系统和土地利用范围内持续发挥功能的能力,以维持生物生产率,提高空气和水环境质量,保持植物、动物和人的健康。包括土壤易受侵蚀的程度。

消费价值 – 消费者认为的一种粮食产品的利益(如外观、口味、安全、形象、方便程度等)相对其市场价格的比率。

信息分享、诚信和透明 – 食品价值链利益相关方之间交流沟通的开放度,反映相关方愿意与其他各方分享信息并相信其可靠性、真实性和能力的程度。

性别平等 – 男女在获取资源和参与食品价值链以及这种获取对男女的工资、收益、食品/营养安全和健康的影响方面的公平待遇。

业务扶持环境 – 相互关联的组织、机构、管理和法律框架、基础设施和社会文化因素的集合,为食品价值链上农场和企业的运作营造更广泛的环境。

业务扶持环境提升 – 构成食品价值链运作环境的组织、机构和基础设施提升至更高一个等级和标准。包括实行与社会文化因素有关的变革,如旨在减少食品浪费的消费者意识强化计划等。

业务模式(和创业精神– 企业在食品价值链上创造、提供和捕获价值以及价值链行为者(企业家)开创此类企业的基本理由。特别重视涉及向小农供应者购买后出售给低收入消费者的业务模式。

营销利润的公平分配 – 食品价值链各阶段行为者之间利润和工资,相对于这些行为者面临的成本和风险而言的公平分配。

营养和健康 – 人的食品中营养素与其他物质相互作用的结果和食品消费人口的健康。涉及普遍的粮食安全(如食品获取、热能摄入、微量营养素、膳食性质)、食品质量和安全,以及提高消费者对更健康膳食习惯的认识的计划等要素。

有害生物和杂草 – 对粮食作物、牲畜或渔业产生有害作用的昆虫或其他动物和野生植物。

愿景和战略制定 – 多边利益相关者制定:i)食品价值链未来状况的务实愿景,以及明确的可持续性目标;ii)圆满实施时能实际导致实现这一愿景的战略。

植物健康 – 食品生产植物的物理健康,包括疾病的存在、风险和防治。

治理(联系)提升 – 改进食品价值链上各企业和农场的联系,将其提升到一个更高的等级或标准,既有横向的(如改进生产者协会)又有纵向的(如改进买卖双方的协调)。还包括公共组织如推广服务和管理机构之间的联系和公私伙伴关系。更高的等级和标准反映可持续性三个维度(经济、社会、环境)的一各或几个维度上的改进,并与食品及其生产和供应过程相关。

终端市场分析 – 对最终消费者市场的要素、结构和动态包括食品浪费的详细研究。

自然环境 – 在食品价值链的运作,包括气候变化的适应和风险减缓活动的环境中,自然存在(而不是人为创造)的所有生物和非生物 - 土壤、水、空气、动物、植物、天气和气候。

组织要素 – 为实现食品价值链一组特定目标而结合在一起的具有正式结构的利益相关者团体,如公司、跨专业协会、部委部门及研究教育设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