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持续发展目标

指标 2.5.1 a - 在中期或长期设施中保存的粮食和农业植物遗传资源数量

在中期或长期设施中的保存粮食和农业植物遗传资源(在基因库中非原生境保存)是全世界保存遗传资源最可靠的方法。该指标可衡量具体目标2.5的进展状况。

具体目标 2.5

到 2020 年,通过在国家、区域和国际层面建立管理得当、多 样化的种子和植物库,保持种子、种植作物、养殖和驯养的动物及 与之相关的野生物种的遗传多样性;根据国际商定原则获取及公 正、公平地分享利用遗传资源和相关传统知识产生的惠益。

2020年全世界在中期或长期设施中保存的粮食和农业植物遗传资源数量 (英文)

影响

监测非原生境保存的遗传资源为我们提供了一个整体的资源状况评估,进而管理维护和/或增加总遗传资源多样性以便供以后使用,还能保护其免受任何可能发生在农场和自然栖息地的遗传多样性永久丧失的影响。

此项资源是支持未来世界人口有足够、多样、营养丰富的饮食生活的关键。

关键信息

疫情使全球植物遗传资源保存量增速放缓,降至历史新低。

2020年,全球粮食和农业植物遗传资源保存量与上一年相差无几。过去10年,全球保存量增速下降,2020年降至历史新低。疫情第一年很可能加速了这一不良趋势,使基因库运作受影响,包括新种质资源的收集和获取活动。《世界粮食和农业植物遗传资源状况第三份报告》编写工作正在进行之中,已帮助将报告国家数量从103个增至114个。新增报告国家中有4个来自中美洲,3个来自西非及中亚,1个来自东南亚。

总体而言,非原生境收集品中作物野生亲缘种、野生食用植物以及被忽视和利用不足作物物种的多样性占比依然不足,鉴于这些植物物种在自然和农业环境中面临的压力越来越大,现状尤其令人担忧。

植物遗传资源为世界粮食安全和营养以及数百万农民生计提供了支撑,在作物适应环境变化和农业生产可持续集约化方面起着关键作用。

截至2020年底,据报告有114个国家及17个区域和国际研究中心在831个基因库中期或长期保存了570万份粮食和农业植物遗传资源材料,较上一年增加约0.2%。估算参考了70个国家和14个研究中心(占保存总量82.6%)的最新报告以及其余国家和研究中心最近几年的报告。

就基因库保存量净增长而言,大洋洲(不包括澳大利亚及新西兰)相对增幅最大(+22%),其次是撒哈拉以南非洲(+1.8%)、北非(+1.3%)和南亚(+1.1%)。全年19个国家(共70个)以及4个区域或国际中心(共14个)保存的种质资源增加1%以上。

就基因库保存量净下降而言,7个国家降幅超过1%,其中有3个欧洲国家
(-11.4%、-3.7%和-1.7%)、2个西亚国家(-38%和-2.7%)、1个东南亚国家
(-12.1%)和1个南美国家(-3.5%)。下降是因为欧洲查明并清理了重复资源,同时其余区域人力和资金不足。

截至2020年12月,全球355个基因库保存了国际自然保护联盟全球重大关切类别所列2276多个物种的125027份样本,包括利用不足的作物,以及对全球和当地粮食安全、对干旱和半干旱地区等边缘环境生计尤为重要的作物野生亲缘种。这类作物包括陆地棉、甘薯、咖啡、李子、杏、草棉、苹果、蛾豆和一年生豆以及小麦、燕麦、鹰嘴豆、羽扇豆和大米野生亲缘种。

过去25年,气候变化对农场和野生作物及作物相关多样性构成的压力与日俱增,令人不安。作物野生亲缘种、野生食用植物以及被忽视和利用不足作物物种,一向都是处境最危险的植物类群。全球以符合标准的非原生境设施保护作物多样性的对策,不足以应对日益严峻的威胁。脆弱植物类群要么仍未收入基因库,要么种内多样性收集不全。

分享本页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