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O.org

粮农组织主页 > GIEWS - 全球粮食和农业信息及预警系统 > 国别分析 > External Assistance
GIEWS - 全球粮食和农业信息及预警系统

需要外部粮食援助的国家

处于危机需要外部粮食援助的国家通常缺乏应对所出现的严峻粮食不安全问题的资源。下列清单包括粮食供应量不足、大范围获取渠道缺乏或局部严重问题等方面的危机。GIEWS每年更新这一清单四次

2019年3月
  (总计: 41 个国家)
粮食不安全的性质
主要原因
与上次报告相比的变化情况
冲突、流离失所及粮食供应制约
  • 估计2018年12月份内部流离失所者人数约为641 000人,略低于2018年10月。估计约有190万人(占总人口31%)需要紧急粮食援助,原因是长期大范围动荡、连续数年农业减产以及市场不能发挥有效作用,尤其是对于流离失所者、接纳家庭和返乡者。
  • 暴力冲突和部族间紧张关系持续,造成了大量人口流离失所,从而对粮食安全形势造成严重负面影响。
国内动荡、经济衰退和局部作物减产
  • 市场、农业活动和生计秩序遭到扰乱,加之人道主义援助不足和粮食进口能力下降,继续对粮食安全形势造成严重影响。受粮食不安全影响最为严重的地区为最西部与坦桑尼亚联合共和国接壤的马坎巴、鲁塔纳、鲁伊吉和坎库佐等省份。
  • 估计约有172万人处于严重粮食不安全状态。
国内动荡、人口流离失所和局部地区旱情
  • 根据“Cadre Harmonisé”分析,预计2019年6‑8月间将约有519 000人处于粮食不安全状态。
  • 仍有近165 300人内部流离失所,几乎全部都是东北部的叛乱所致,此外该国还收容了约456 000名难民。
东部和南部地区冲突和流离失所,以及难民涌入造成当地社区资源捉襟见肘
  • 估计内部流离失所者总人数达450万人。此外,该国收容了来自中非共和国的172 000 名难民、来自南苏丹的96 000名难民以及来自布隆迪的43 000名难民。
  • 博拉疫情暴发导致548人丧生。此外,埃博拉疫情扰乱了市场运行,对受影响地区家庭的粮食获取造成不利影响。
雨季接连表现不佳对牧民生计的影响
  • 约有197 000人处于严重粮食不安全状态,主要集中在奥博克市北部的牧区和东南部地区,这些地方受到雨季接连表现不佳的影响。
经济制约增加了人口的粮食不安全脆弱性
干旱对当地生计系统的影响
  • 估计有795万人受到粮食不安全的影响,主要集中在东南部农牧兼作地区,这是由于受到2016年中至2017年底严重旱情的后续影响。
  • 由于发生部族间冲突,2018年至2019年初在索马里、奥罗米亚、南方民族及本尚古勒-古马兹等州约有100万人流离失所。
谷物供应量减少且价格上涨
  • 估计2018年10月至2019年3月期间粮食不安全人数为330万人,比2017/18年同期翻了一番。
  • 粮食不安全人口增加的主要原因是2018年减产,而价格上涨也对粮食获取造成了制约。
国内冲突和减产
  • 根据最新“Cadre Harmonisé”分析,预计2019年6-8月间需要紧急援助的人数约为1 222 000人。
  • 由于邻国国内冲突,有158 000多人流离失所,有175 000名难民滞留该国,其中119 000人来自尼日利亚,56 000人来自马里。
北部地区持续国内冲突造成人口流离失所、市场扰乱和粮食援助渠道受限
  • 根据“Cadre Harmonisé”分析,估计2019年6-8月间需要援助的人数约为450 万。
  • 由于持续国内冲突,有200多万人流离失所。人道主义援助无法覆盖的地区面临的粮食安全状况更为严峻。
冲突、国内动荡和经济严重衰退
  • 虽然不断提供人道主义援助,但粮食不安全仍然对大量人口产生影响。估计2019年2-4月间处于严重粮食不安全状态的人数为645万。造成这样高数字的原因是持续动荡、供应紧张、经济制约、贸易扰乱和高粮价。
粮食获取严重制约
  • 根据评估,2019年初有近300万人处于粮食不安全状况,比初步预测的240 万人有所增加。粮食不安全形势恶化的主要原因是2018年10月份以来主粮价格出现较大幅度上涨,而恶劣经济环境则造成创收活动机会减少,形势从而更为加剧。
北部国内动荡
  • 根据最近一次"Cadre Harmonisé"分析,预计2019年6-8月间需要粮食援助的人数将达676 000人,主要原因是局部减产。
  • 估计约有25 000 名难民(主要来自马里)滞留在该国,另有40 000 人内部流离失所。

 

2018年农牧季节表现不佳
  • 根据最近一次"Cadre Harmonisé"分析,预计2019年6-8月间将约有11 000人(占总人口的约2%)处于第3级:"危机"或以上阶段。
难民涌入对当地社区造成压力,流离失所
  • 截至2019年1月底,估计来自中非共和国的难民数量为276 000 人。
  • 2016年10月份以来的危机持续至今,导致西北部和西南部地区约432 000 人流离失所。
难民涌入使当地社区本已有限的资源更是抓襟见肘
  • 估计约有16 000 名刚果民主共和国难民在该国避难。
局部作物减产
  • 估计2019年3月之前约有247 000 人需要人道主义援助,主要位于卢邦博区和希塞卢韦尼区,原因是2018年减产。
局部减产
  • 预计2019年6‑8月间将约有178 000 人需要粮食援助。
雨季接连表现不佳
  • 约有70万人处于严重粮食不安全状态,主要位于北部和东部地区,原因是2016年中至2017年底之间严重旱情的后续影响。
谷物减产
  • 估计2018年12月至2019年2月间受粮食不安全影响的人数约为273 000 人,高于上年水平,原因是2018年谷物减产。
  • 由于预测2019年收成前景不佳,预计今年晚些时候形势将更趋严峻。
局部减产和难民涌入
  • 估计约有39 000 人需要粮食援助。
国内动荡
  • 估计需要人道主义援助的人数为82万(占总人口11%),其中30 万人需要粮食援助。难民、寻求避难者和内部流离失所者最为脆弱。
南部地区谷物大幅减产
  • 估计南部地区受粮食不安全影响的人数达130 万人,原因是天气条件不利,造成2018年谷物产量低于常年水平。高粮价影响了粮食获取,因此粮食安全形势更为加剧。
该国中部和北部地区残余冲突持续不断(影响生计并导致人口流离失所)
  • 该国收留着约27 000 名难民,还有120 000 名内部流离失所者和69 000 名返乡者,他们也主要依赖人道主义援助为生。
  • 根据最近一次“Cadre Harmonisé”分析,由于国内冲突持续不断,预计2019年6‑8月间需要粮食援助的人数约为416 000 人。
谷物产量低
  • 根据2018年11月的“Cadre Harmonisé”分析,预计2019年6-8月间约有576 000 人需要援助,原因是谷物供应低于常年水平且购买力下降。
  • 约有59 000 名难民(主要来自马里)滞留在该国。
局部减产
  • 旱情造成南部省份和中部部分地区减产。因此,估计2019年1-3月间有近200万人处于粮食不安全状态。
局部地区降雨匮乏
  • 根据最近一次"Cadre Harmonisé"分析,估计2019年6‑8月间约有376 000人需要援助。
  • 此外,估计有15 000 名难民(主要来自毛里塔尼亚)滞留在该国。
高粮价
  • 预计2019年6‑8月间将约有146 000 人处于严重粮食不安全状态。
冲突、国内动荡和大范围干旱
  • 估计约有155万人需要紧急援助,主要为内部流离失所者以及受到2018年10‑12月间“deyr”季降雨不足影响和2016年中至2017年底期间受严重旱情影响的农牧村落。
冲突、国内动荡和粮价飞涨
  • 估计2019年1-3月间处于严重粮食不安全状态的人数达576万人,主要为受冲突影响地区的内部流离失所者和收容流离失所者的社区。受粮价飞涨影响的脆弱家庭的情况也堪忧。
局部作物减产和难民涌入
  • 在东北部的卡拉莫贾州,2018年作物产量大大低于常年水平,农户自产口粮储备已于2018年底耗尽,因此面临下一个青黄不接时节提前开始的局面。
  • 难民营中安置的南苏丹难民人数约为795 000 人、刚果民主共和国难民约313 000 人,他们都需要依靠人道主义援助。
国内冲突和作物减产
  • 约550万叙利亚人处于粮食不安全状态并需要一定形式的粮食援助。此外,伊德利卜省另有50‑80万人可能处于粮食不安全状态。
  • 虽然提供了一些国际粮食援助,但叙利亚难民也对邻国收容难民的社区增加了压力。
2018年主季作物局部减产和经济衰退

据官方估计,2018年主季谷物产量在去年低于常年水平的基础上发生减产,原因是7-8月间高温少雨。因此,多数家庭的粮食消费将继续处于“勉强糊口”和“不良”状态。

冲突、贫困以及粮食和燃料高价格
  • 2018年12月至2019年1月期间,约有1 590 万人(占总人口53%)面临严重紧急粮食不安全状态(IPC第3级:"危机"及以上),其中包括63 500 人处于第5级:"灾难"状况。
冲突、人口流离失所和干旱造成减产
  • 截至2018年9月,估计约有980 万人(占农村人口近44%)处于IPC第3级("危机")和第4级("紧急情况")。持续冲突、自然灾害和经济机会不足造成最贫困家庭(包括温饱型农民)脆弱性加剧。
难民涌入对收容难民的社区施加了压力
  • 根据国际移民组织最新数字,截至2019年1月,约有来自缅甸的925 000 名罗兴亚难民在孟加拉国避难,主要集中在考克斯巴扎地区。多数难民是在2017年8月底缅甸若开邦暴力冲突之后逃到孟加拉国的。
国内冲突
  • 估计仍有260 万人内部流离失所。
  • 2017年约有800 000 人需要粮食安全援助。
克钦邦、掸邦部分地区冲突和若开邦暴力活动
  • 根据国际移民组织最新数据(2018年10月),在2017年8月底若开邦暴力冲突之后有700 000 多罗兴亚人逃到孟加拉国。此外,持续不断的冲突还造成克钦邦、克伦邦、掸邦和若开邦的内部流离失所者人数也达241 000 人。这些内部流离失所者生活在临时安置点,遭受高度粮食不安全的困扰,需要依赖人道主义援助来满足基本需求。

 

人口流离失所和局部谷物减产
  • 在塔帕卡区和信德省周边地区,干旱造成2018年谷物减产和牲畜损失,这加剧了粮食不安全形势并引发了急性营养不良状况。
  • 该国收容了近140 万在册和不在册阿富汗难民。这些人口大多需要人道主义援助,对收容难民的社区本已有限的资源添加了压力。
严重经济危机
  • 在持续严重经济危机的背景下,估计来自委内瑞拉的难民和移民数量达340 万人。他们安置在南美洲和加勒比的邻国。在接纳国援助难民和移民的人道主义需求数量巨大。
长时间旱情的影响和高通胀压力
  • 预测2019年3‑6月间将约有260 万人需要援助,原因是旱情对谷物生产(特别是玉米)造成了不利影响,另外进口食品(包括主粮稻米)的价格高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