粮食和农业遗传资源委员会
植物遗传资源





利用还是使其丧失

 

约12000年前,从事狩猎采集的人类发现他们可以保留种子并在下一季进行播种。从那时起,世界粮食和农业植物遗传资源的数量就在与日俱增。几千年来,农民学会了保存他们认为最容易加工和储藏的作物种子,以及那些最可能在生长季节之间存活下来甚或仅仅是味道最好的作物种子。人们种植或采集过的植物品种超过7000种,很多品种仍然对当地社区的粮食安全十分重要。然而,据估计,如今仅30种作物为人类提供食物,占能量需求的95%,而其中仅5种作物,即:水稻、小麦、玉米、小米和高粱,就占其中约60%。鉴于数量相对很少的这一组作物品种对全球粮食安全的重要作用,保护其通常非常庞大的多样性就极为重要。不同水稻(Oryza sativa)品种数量估计超过10万。安第斯山脉的农业社区种植超过175种具有本地名称的马铃薯品种。正是这一物种内部多样性使作物可以在各种不同的区域、不同的气候和不同的土壤类型中种植。

植物遗传多样性还有潜力提供不同性状,帮助应对未来挑战,例如使作物适应变化的气候条件或疫病爆发的需求。1948年采集和储藏的一个土耳其小麦品种一直被人们忽视,直到二十世纪八十年代被发现携带能够提供针对多种致病真菌的抗性基因。植物育种家现在利用这些基因培育能够抵抗多种疫病的小麦品种。粮食作物野生亲缘种,通常在耕地周边发现,可能包含能够使作物在压力条件下存活的基因。这些基因可为用于生产的亲缘种提供重要性状,例如茁壮或抗霜冻性状。

 

粮食安全植物遗传资源

非洲农民偶尔遇到木薯叶子出现斑驳的时候很少会警觉。然而,1989年出现了一种攻击性很强的木薯花叶病毒毒株,该病毒造成叶子花斑,其出现使整个大湖区的收成遭受毁灭性打击。如在乌干达,该病毒造成食物短缺,并导致地方性饥荒和严重经济损失。 为此,国内外专家采取了行动。他们测试了收集到的以及在世界各地基因库中交换到的木薯样本约10万种。通过遗传选择,他们找出了一系列具有抗性的品种,并在受灾国家建立了苗圃,繁殖这些抗病木薯种苗,帮助恢复了木薯种植。.

阻止植物遗传资源的流失

植物遗传多样性受到“基因侵蚀”威胁。“基因侵蚀”这个术语是由科学家创造的,用来描述单个基因或基因组合的丧失,例如在适应当地环境的当地品种中发现的基因。根据粮农组织《世界粮食和农业植物遗传资源状况》,基因侵蚀的主要原因是使用现代品种替换地方品种。随着农田中老品种被新品种替换,基因侵蚀频频发生,因为农民作物品种里的基因并没有全都包含在现代品种之中。此外,将商业品种引入传统农作系统往往导致种植作物品种数量的减少。其他造成基因侵蚀的原因包括新的有害生物、杂草和疫病的出现、环境退化、城市化以及由于毁林和丛林火灾造成的土地开荒。

对抗基因侵蚀的传统方法集中于在作物基因库中保存种子(非原生境)。现在,已明确为最佳的策略是将非原生境保护与实地(原生境)保护相结合,即通过农民在本地农业生态系统中保存作物品种,以及诸如在保护区鉴于其环境价值而保护作物野生亲缘种。

虽然通过此类机制保护作物遗传多样性至关重要,但植物遗传资源可持续利用也同样关键。植物遗传多样性可增加选择余地,提供应对未来问题的保障(如气候变化相关问题)。然而,开发这一潜力要有能力通过育种改进作物品种。还需要覆盖所有利益相关方的伙伴关系和网络:从农民到研究人员到基因库管理者。综合方法对机制建立至关重要,以支持农作系统适应未来变化并满足未来需求。

覆盖粮食和农业生物多样性所有要素

1995年,由于人们对生物多样性对可持续发展重要性的认识日益提高,遗传委的职责范围得到扩展。除植物之外,其工作范围还包括粮食和农业生物多样性的其他所有要素:动物、水产、森林、无脊椎动物及微生物遗传资源,包括在其《多年工作计划》

粮食和农业遗传资源委员会
为“支持作物遗传多样性全球倡议提供支撑

粮食和农业遗传资源委员会成立于1983年,作为专门研究植物遗传资源相关问题的论坛。在其职责范围内,遗传委帮助协调和指导一系列重要国际倡议,提高了国际社会对植物遗传资源侵蚀情况加剧的认识。同时还引领了政策层面协调努力以推动保护工作。遗传委制定了《粮食和农业植物遗传资源基因库标准》; 以及《国际植物种质收集和转移行为守则》 .《基因库标准》为在非原生境收集中最大程度减少遗传多样性丧失做出了贡献,并经过修订和扩展,覆盖了有关非正常型种子和无性繁殖植物保护标准。

遗传委通过指导定期更新《世界植物遗传资源状况》,对植物遗传资源多样性所受到威胁及其保护和利用趋势保持关注。作为其多年工作计划的一部分,遗传委还监督《粮食和农业植物遗传资源全球行动计划》的实施并协助更新工作。

2009年,遗传委第十二次例会批准了《世界粮食和农业植物遗传资源状况第二份报告》 作为该部门的权威评估。第二份报告是对第一份报告的更新(见下文),其中介绍了自第一份报告1996年公布后至2009年期间发生的最显著变化。报告分析了植物遗传资源的状况与趋势,以及资源用途、原生境管理和非原生境保存状况,并提及了国家层面相关计划、培训需求和立法情况。报告中还探讨了植物遗传资源管理领域的区域和国际合作,同时考虑到遗传资源的获取、遗传资源利用的利益分享,以及这些资源的可持续利用对粮食安全和减贫做出的贡献。此外,报告还关注植物遗传多样性在发展可持续农业和提供生态系统服务方面的作用。报告对涉及到的每一个主题都进行了差距和需求分析。该报告为《粮食和农业植物遗传资源第二份全球行动计划》的编写奠定了基础。

 

1996年, 第一份《世界粮食和农业植物遗传资源状况》 受到参加德国莱比锡植物遗传资源国际技术会议 的150个国家的欢迎,是第一份关于全球植物遗传资源保存和利用状况的全面评估。会议还通过了《粮食和农业植物遗传资源保存和可持续利用全球行动计划》

在第一份《全球行动计划》的基础上,另外两个突破性倡议工作取得了进展。 

  • 《粮食和农业植物遗传资源国际条约》, 由遗传委开展磋商,于2004年生效,并得到130多个国家批准。通过该《条约》,各国同意建立一个多边系统,支持对64种最重要的作物和饲草遗传资源的获取,并以公平合理的方式共享从这些遗传资源的利用中得到的利益。《条约》规定了通过交流信息、获取和转让技术以及能力建设来共享利益。同时还提出供资战略来筹集资金,特别是用于开展帮助发展中国家小农的计划。这项筹资战略包括分享按多边系统支付的现金收益。
  • 全球作物多样性基金 ,于2004年启动,引领促成世界最重要的作物多样性收集的国际努力。该基金是《条约》供资战略的一个基本要素,特别支持作物遗传多样性非原生境保护。在第一份《全球行动计划》的基础上,另外两个突破性倡议工作取得了进展。

重视小杂粮作物,促进食物品种多样化

酢浆薯(oca)、藜麦、苔麸(teff)、福尼奥米(fonio)和白藜(canihua)等作物品种未得到充分利用,但对部分地区的家庭粮食安全和生计安全却至关重要。这些谷类和块茎类作物,虽然在一些地方被当地社区保存和利用,但往往被农业研究和推广计划所忽略。然而,这些作物以及无数其他品种具有广泛潜力为农业及膳食多样化做出贡献,为农民和消费者带来利益。未得到充分利用的作物的开发和商业化是第二份《全球行动计划》的优先重点活动之一。

基金、《条约》和遗传委以有区别却共同的支持方式确保植物遗传资源的保护和可持续利用。